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吸毒十年,我卻還想有未來

2019-06-17 21:16  來源:上海市司法局  責任編輯:陳葉軍
字號  分享至:

隨著第一次與毒品的接觸,我就像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從此在通往地獄的路上越走越遠……我知道,我已經與毒魔簽下墮落的契約,得到的是一時的快感,與之交換的是我的身體和靈魂……我,還能有未來嗎?


我叫Y,上海人,今年36歲。曾經,我把生活過成了別人羨慕的樣子,卻又在春風得意之時一步步把自己拉入深淵。

九個月前,當高境強制隔離戒毒所的大鐵門在我身后徐徐關閉,我的心仿佛跌落谷底,褪去了往日的狂妄與自信,剩下的只有痛苦、彷徨、悔恨、自責……

人生的前25年,我一直順風順水。父母是知識分子,家境優越,我從小學習音樂,大學畢業后成為鋼琴教師,收入頗豐,幾年后還成功創業有了自己的教育培訓機構。25歲那年,在父母的資助下,我在內環內買下了屬于自己的寓所。在周圍人的嘖嘖聲中,年輕的我猶如走上人生巔峰,生活中的一切似乎都盡在掌握


也許這一切的一切對我來說都來得太過容易。那時的我,好像開始沒有了方向,沒有了追求。那些日子,我喜歡聽李宇春的《再不瘋狂我就老了》,總覺得自己的生活太過平淡,好像一眼就能望到頭

帶著對平淡現實的不滿,我轉頭進入了網絡的虛擬世界。那時在聊天室里,什么都能聊,聊明星,聊音樂,聊偶像,聊情感,聊生活。有一次,剛進入一個QQ群,就發現他們說的話我都聽不太懂:什么“要開會了”“褲子準備好了沒”“衣服準備好了沒”“這次有紅燒肉”……我問了群主很多次,他們都閉口不談,并相約周末“開會”,新人菜鳥不得加入,還聽他們說,開完會那叫一個爽。

這些對話激起了我強烈的好奇心。從那天起,我像是著了魔一樣,天天在網上查,到貼吧去提問、跟貼,直到有一天我的BBS論壇上突然有了一個跟貼。短短六個字,我至今記得很清楚,“想要開會Q我”。

那時,我外婆正處于彌留之際,家人都在醫院陪伴,偌大的房子只有我一個人。因為外婆的事情,我也有些焦躁,突然看到這個回復,立刻眼前一亮,我馬上登陸了自己QQ,加了對方,很快通過了驗證。還沒等我打字,對話框彈出“開會200元,給我電話”。

心跳加速、面紅耳赤,從未有過的緊張侵襲而來,隱隱有種預感,這不是簡單的網友見面,但我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勇氣,拿出了手機撥通了電話。對方約了見面地點,沒想到只離我家兩三百米遠,那是一座經常路過的老建筑,小高層。

我帶著忐忑敲響了房門,開門的是個外地人,房間是一室戶,家里很凌亂,床旁邊有一個沙發,沙發上是一臺正在閃爍的電腦,一堆吸管、冰壺和錫紙散落在床上。


他把吸管遞給我的時候,我沒有任何抗拒,他教我如何使用,由于不熟悉,我還笨手笨腳地打翻了吸管,他很耐心地繼續教我。吸了幾口之后,似乎并沒有什么反應。“沒什么啊!”我有些不屑地對他說。他笑了笑,沒有說話,但也沒讓我再多吸。

帶著失望的情緒,我回去了。沒想到回家后不久,我就開始頭皮發麻,全身發冷汗,精神也異常亢奮。趁著這股勁,我一個人在醫院輪軸轉陪護外婆,家人還以為我是擔心外婆都勸我休息,可誰也不知道我根本睡不著,耳朵嗡嗡叫,仿佛有一臺機器在我身體里轟鳴。

整整三天三夜沒有睡覺,等那勁過了之后,我整個人像是虛脫了一樣,在床上睡了整整30多個小時,仿佛自己死過一次一般。

也許是自己從來不曾體會過這種感受,一種從未有過的專注,一種難以形容的超強刺激,從那以后我忍不住又繼續嘗試,從開始一月一次,慢慢發展到一周一次,直到最后每天都離不開它。?

我真正入圈兒了,再也不是“新人菜鳥”,而那些之前疑惑我的密碼也一一解開:“褲子”是K粉,“衣服”是搖頭丸,而“紅燒肉”則是我自己吸食的冰毒。


隨著第一次與毒品的接觸,我就像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從此在通往地獄的路上越走越遠……

我對毒品的依賴越來越強烈,每天早上起床吸兩口,下班回家吸兩口,甚至睡前還要吸兩口。最初的專注和興奮慢慢散去了,毒品對于我的唯一功效就是驅除毒癮。隨之而來的還有身體機能的衰弱,我明顯感覺到自己脾氣越來越大,記憶力也越來越差,出門半天會忘記自己要去干什么,工作日程安排也會被搞得亂七八糟,生物鐘的混亂讓我的工作越來越不在狀態。面對家人的關心,我只能一直用工作壓力大來敷衍。

我知道,我已經與毒魔簽下墮落的契約,得到的是一時的快感,與之交換的是我的身體和靈魂……

后來,我第一次被警察帶走,第一次戴手銬,第一次被拘留,第一次進看守所……我有了許多個第一次,都是我與毒魔簽約的代價。我也曾想到過戒斷毒品、離開毒魔。曾經,我扔掉了家里所有的毒品和吸毒用具,把自己關在家里反鎖房門,試圖用意志驅除毒癮,我也曾試過用自己喜歡的音樂治療自己,讓自己忘掉毒品……最終,我沒能抵擋住毒魔的強烈誘惑,又墮入了毒品的深淵,直到我被送入高境所開始強制隔離戒毒。

曾經是在巔峰,最好的年齡,最好的學歷,最好的家庭,最好的前程,而這一切,都在誤入毒窟的迷途中消失殆盡。高學歷吸毒,對我來說,是最大的諷刺。青春年華里本應結交更加優秀的人,而我的身邊都是天天“溜冰”“開會”的“癮君子”。昔日對我引以為豪的父母,被我氣得抬不起頭來,之前羨慕我的同學們早已遠遠把我甩在了身后。本以為前程似錦,而今卻只能在鐵窗內,懺悔放縱自我的結局。

因為“人設”的崩塌,我一度不想再出去,不想再見到其他人,甚至不想見我的父母,我覺得我沒有未來了。

然而,戒毒所的警官堅定地告訴我:“不,你還有未來。”

吸毒十年,年輕的我似乎一直在奔跑,在與毒品和毒癮不斷糾纏,從未思考過未來。戒毒所的生活簡單而有規律,在警官們科學戒毒方法的幫助下,多次戒毒失敗的我竟然真的逐漸擺脫對毒品的依賴,我第一次感覺到我的身體真正屬于我自己。在這里,我也有了更多的時間,可以靜下心來思考,我真的還有未來嗎?

警官一次又一次堅定地告訴我:“有,你一定還有未來。”

經過了多次的心理輔導,我終于鼓起了勇氣和父母聯系。進入戒毒所八個月后,我第一次給母親打了電話。接到電話,母親半天都說不出話來,只是哭泣。后來,她哽咽著說:“家里一切都很好,你放心,你出來之后只要能戒掉毒品,不管你想做什么,我們都支持你,即使你一輩子不想工作,我們都可以養著你……”我也忍不住留下眼淚,我知道父母都還愛著我。

我的強制隔離戒毒期是2年,用2年的自由來斬斷之前十年間與毒魔簽下的墮落契約,我真的太慶幸了。毒品,你毀掉了我的人生!?不,我絕不答應!

這一次,我堅定地告訴警官:“我想要有未來,我一定還有未來。”

緝毒女警:早擬好遺書 家人最怕我說"出去一下"

“很危險的時候,我在心里面連遺書都擬好了,但我從沒有后悔過。”

廣西梧州一涉毒案一審宣判,5人被判死刑!

該案系梧州解放以來涉毒量最大的毒品案件。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親愛的父親,我申請對您“強制執行”,只想提 ...

您才是全家最大的“老賴”,您落下了多少場家庭活動?

云南快乐十分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