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前一天還出警的他,為何第二天被下達病危通知書?

2019-06-17 20:48  來源:福建法治報  責任編輯:陳葉軍
字號  分享至:

  原本以為只是一次簡單的檢查,卻被要求立即住院,當天晚上就被下達病危通知書。在將整個胸骨切開后,他的心臟被取出進行體外循環。當所有人都在替他慶幸手術的成功之時,他卻再次陷入昏迷,十多小時后,搶救過來的他出現中風偏癱的并發癥……

  誰也想不到,前一天他還上小島出警,半夜身體難受無法入睡,卻拿出案件材料反復推敲,就連醫生都批評他太能忍,太不愛惜自己。

  他是誰?他的名字叫卞戈,是一名法醫。1992年7月,從華西醫科大學法醫學系畢業的他,考入福建省福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2012年3月,受省委組織部委派,作為第一批掛職干部到平潭支援公安建設。從警26年來,他獨立完成和主持各類尸體檢驗鑒定2000多起,進行各類法醫臨床檢驗鑒定6000多起,在國內法醫學雜志發表過多篇專業論文,沒有發生過傷情鑒定錯誤。

  在重大案件偵破上,他一直在一線

  不分晝夜地跑現場,在解剖臺前一站就是五六個小時,這對卞戈來說是常有的事。

  2013年某日下午,年近八旬的獨居老人陳某被發現死在家中臥室的床上,除佩戴的一枚戒指未在現場找到,未發現其他異常情況。卞戈到現場后,很快發現死者口腔黏膜有出血,可能之前口鼻受捂壓,后結合面部、耳廓的損傷,判斷老人系他殺,隨即啟動命案偵破機制,迅速破獲了這起搶劫殺人案。像這樣的案件他從未缺席,為案件偵破提供了一件件關鍵證據,嫌疑人也逐一落馬。


卞戈(右三)與派出所民警討論案情

  作為一名法醫,按理說對自己的身體情況會更了解,為何會如此大意呢?近日,記者來到卞戈位于福州的家中,看到原本精干的他,消瘦了一大圈,體重只剩下90多斤。剛做完手術的他顯得很疲倦,聽到記者的疑惑,他虛弱地說道:“這段時間工作實在太忙了,而且我覺得這些痛感都是在我能承受的范圍內,就沒太在意。”

  就在卞戈入院前,他已經連續工作了十多天未回家,那時他的腿已經腫到腳踝,走路都有些艱難。在他生病的那一周正好輪到值班,他出警勘驗非正常死亡現場4起,參與解剖尸體4起。連續值班、上小島、做尸檢……但他從未向同事提起過身體上的不適。

  4月16日,卞戈和同事乘船到某工地勘驗,他的同事發現他上下船明顯比以前困難了許多,問他都說沒事,還開玩笑地說:“許是年紀大了的原因吧。”平潭地處海島,每年都會發現很多具海漂尸。被發現的海漂尸大多在小島上,需要法醫換乘多種交通工具才能到達現場,而且海漂尸大多腐敗嚴重,氣味難聞,對檢查人員身體損害比較厲害。可往往面對這類高度腐敗、蠅蛆遍布的尸體,他總是帶頭在前,從無怨言。?

  不放過任何一個案件細節,成為部門的頂梁柱

  “每一個細節都可能是案件的事實關鍵點,容不得半點馬虎。”這是卞戈常跟年輕同事說的一句話。

  和卞戈一起共事的周宏藩法醫說:“他對工作很較真,但他卻總是不注意自己的身體。有一次我們一起在解剖尸體,看他嘴唇發紫,就問他怎么了,讓他注意點身體,他只是淡淡地回答沒事,繼續忙手頭上的事。”

  5月20日,記者在平潭公安局采訪時,路過卞戈的辦公室,看到他的桌面上整齊地放著一疊紙。在紙上,記者看到一些生澀的專業名詞,后來一問才知道,這是卞戈最近在忙著梳理的一些陳年積案。“上面提到的是之前的一起碎尸案的情況,我們這所有的疑難雜癥案件都得交給他解決,他這段時間只要一有空就把過去一些未破獲的案件信息都拿出來反復推敲。”宋鳳榮說,他希望能從尸體上,從以往的證據上找出破案關鍵信息,盡早破案,告慰死者家屬。他除了會主動找這些“麻煩”事做之外,平時同事們遇到的一些棘手案件也會送上門,讓他幫忙把關。

  4月17日,也就是卞戈到福州檢查的那天,宋鳳榮還打電話給他,向他請教問題。她說:“我當時不知道他生病了,在電話中他還耐心地指導我,直到我聽到醫院的通知聲才知道這事。當下他還安慰我只是做個體檢。”說到這,宋鳳榮哽咽了,她想不到那個工作起來比年輕人還要拼的“師父”居然得了如此嚴重的病。

  “師父他就是我們部門的支柱,只要有疑難雜癥我們都會向他請教。不久前一個自殺案件,雖然我經過仔細查看,已經排除他殺的可能,但為了保險起見還是想再請教師父下。那時已經很晚了,我打電話過去師父正準備休息,可是他還是很耐心的問我現場尸檢情況,幫我做分析。”回憶起與師父一起工作的點滴事情,宋鳳榮忍不住落下了淚水,她說:“他家在外地,卻很少請假,反倒有時我需要做產檢,他都會幫我替班。”

  他舍小家顧大家,掛職結束留任支援平潭公安建設

  卞戈的“拼”,他對工作的執著與付出,從2012年,他響應省委號召,從福州市公安局來到平潭公安掛職。


卞戈(第一排左三)與掛職同事合影

  掛職的那三年,卞戈全身心投入到平潭公安工作中,參與所有疑難案件的偵破。由于工作勤懇、業務能力強,掛職三年期滿后,卞戈便被局領導挽留,希望他留下來幫助平潭公安建設首個刑事科學實驗室。

  卞戈是家中獨子,當初他去掛職時,家中父母身體尚可,可是隨著年齡的增加,他的母親患病癱瘓在床,生活無法自理。平時都是由他的妻子兩頭跑兼顧著。“好不容易盼到他掛職即將結束,可以回來一起照顧老人。可誰知,他提出想留在平潭工作。”妻子陳大姐說,一開始她是反對的,但她了解卞戈:“他對這份工作有理想,有信念,他說平潭要開發,平安要先行,公安要先行,可是當時平潭公安基礎太薄弱,人才和硬件設備都跟不上,他覺得他有義務留下來支持平潭的發展。”

  在得到家人的支持后,卞戈安心留了下來,除了完成日常法醫鑒定工作外,他一門心思都耗在了籌建刑事科學實驗室上。

  自古忠孝兩難全。他對工作的執著,卻讓他對老父母留下遺憾與愧疚。在卞戈留任后不到半年,父親被查出患有老年癡呆癥,兩位年逾八旬的老人正是需要人照顧的時候,他卻只能在平潭。遇上值班或安保備勤,一個月沒辦法回去都是常有的事。

  “要是我有在身邊,照料更細致些,我父親病情也不會加重,現在兩位老人生活都無法自理,而我能為他們做得又很少。”談到父母,卞戈本就虛弱的語調更顯吃力。“每次周末回福州,他都要先去父母家看看兩位老人,真正在家的時間都很短暫。這回生病,我們都不敢告訴兩位老人家,只能騙他們說出差去了沒法回去看他們。”陳大姐說。


平潭綜合實驗區公安局領導到省立醫院看望卞戈

  “卞戈的性格和善,很少聽到他抱怨,只是偶爾聊到父母,從他的語氣里能感受到他對父母的虧欠。”同事翁法醫告訴記者,他和卞戈年齡相當,所以常常會聊到此事,到他們這個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紀,父母都老了常常生病,需要人在身邊,需要陪伴去醫院檢查,可是他卻心有余而力不足。

  其實,早在去年體檢時,卞戈就檢查出心肌酶過高,可之后一直在忙就沒去注意。“醫生說,他這是病毒感染,一般身體素質好的人,可以自行修復,他應該是工作太操勞沒休息好,而且沒有及時就醫,才導致如此嚴重的后果。”卞戈的愛人陳大姐說道:“要不是前一天晚上,他整宿呼吸不暢無法入睡,腿腫到不行,被我逼著請假回來檢查,我不敢想象那天晚上會發生什么事。”

  剛做完手術的卞戈,將要面臨長達半年的恢復期,好在他之前中風造成的偏癱正在慢慢恢復中,病床上的卞戈還顫抖地對前去探望的同事說:“我現在好好復健,爭取早日恢復健康,能夠繼續投入到工作中。”(記者 陳菁)

萬物皆可研究?碩士論文研究“屁”引發爭議【 ...

有專家稱,論文能否寫好,關鍵在于態度是否端正。如果學術態度端正,題目“再怎么光怪陸離”,也一樣可以講成經典”。

廣西梧州一涉毒案一審宣判,5人被判死刑!

該案系梧州解放以來涉毒量最大的毒品案件。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吸毒十年,我卻還想有未來

戒毒所的警官堅定地告訴我:“不,你還有未來。”

云南快乐十分选号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