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我要投稿
長安播報

“勞模”法官:清理海量證據 揭示案卷背后的真相

2019-06-05 17:14  來源:京法網事 微信公眾號  責任編輯:王淑靜
字號  分享至:


“獨生子女繼承父輩的房產,被要求必須證明自己是唯一繼承人。”這道曾在朋友圈刷過一輪熱度的邏輯難題,在北京一中院趙鋒法官的手中得到正解。

面對一個有400多本卷宗和數百G電子證據的案件,面對貌似一團亂麻的涉金融行政訴訟,趙鋒帶著團隊苦干數月,終于查清幕后事實。

類似這樣的案子還有許多……

趙鋒

1980年4月出生,中共黨員,法學博士,現任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行政庭副庭長,四級高級法官。

這位80后博士法官審理過3000多起案件

在很多案件中

不僅需要專業素質過硬

還需要有智慧和擔當

打破“唯一繼承人”證明魔咒

2017年,居民張某起訴某區政府,由于對一審判決不服,張某又將案件上訴至北京一中院。趙鋒拿到案卷發現,這案件是個棘手的差事。原來張某的父親生前有一處房產在征收范圍,張某在父親去世以后,到當地政府有關部門要求繼承安置房。當地政府工作人員說,“你得證明你是唯一繼承人或者已經征得其他繼承人同意才行。”張某的母親早亡,哥哥也已經去世,張某是張父唯一繼承人。可是如何證明自己的“唯一繼承人”身份?張某嘗試過民事起訴和公證,都行不通。張某對趙鋒說:“公證處說了,因為無法查實實際情況,唯一繼承人的公證已經不再辦理了。我去法院以繼承權糾紛進行民事起訴,立案庭又說得有被告才能立案。又沒人跟我爭,上哪兒去找被告?所有的路好像都行不通。”于是張某只能起訴與父親有協議的當地政府,讓他們廢了這個“獨子證明”手續。

趙鋒說,“政府要求張某出具他有權利繼承房產的證明,從道理上沒有錯。可是,張某證明手段已經窮盡,依然無法得到有力的證據,就不能讓他求告無門。”趙鋒覺得此案有示范效應,用邏輯難題的說法把責任推出去不是辦法,做法官得有擔當,得為其解決實際問題。

查!給張某查查他是不是唯一繼承人。趙鋒帶著助理去了張某的戶籍所在地,走訪了派出所、檔案館、村大隊等單位,以及村里了解情況的老老少少。派出所的戶籍顯示,張某曾經有一個哥哥,在他父親去世后不到一年也去世了。村里人說,張某母親于上世紀80年代去世。家里只有父子三人,他大哥身體不好,也沒有聽說結過婚。然后,趙鋒又去了當地民政局,查找張父生前是否再婚,張某的哥哥是否有配偶孩子,如果這些人出現也是張父的遺產繼承人。民政局的工作人員告訴趙鋒,張父和張某哥哥都沒有婚姻信息,但是民政局的系統只能查2005年以后的婚姻信息,在此之前的個人信息要去檔案館查紙質版。趙鋒又跑到檔案館。檔案館的工作人員翻了幾個小時,給了趙鋒一張泛黃的紙,這是當年張父向大隊遞交的與張母結婚的申請書,還蓋著大隊的公章。檔案館也沒有查到張父其他婚姻信息。

案件查到這里,趙鋒心里有了譜。可是從理論上,如果張大哥或者張父是在外埠結婚,而民政局信息尚未聯網,這也是查不到的。也就是說即使案件查到這一步,現有證據依然不能說張某就是唯一繼承人。

有人勸趙鋒,判決這種案件要擔責,最好謹慎。

“但是不能因為這百分之一的可能性,再次把當事人給推出去。”趙鋒謹慎,但有擔當。他判決當地政府向張某交付這套房產,為了保護有可能出現的其他繼承人權利,趙鋒在判決書中明確,本案判決不影響其他繼承人主張權利。

在案件塵埃落定之后,趙鋒去看過張某一家,恰巧張某的兒子出生。張某興奮地拉著趙鋒,又將胖兒子交給趙鋒抱,很親熱地說,當初父兄接連去世,對他打擊很大,又碰上了這個案子。官司打到二審的時候,他很沮喪了,覺得哪個部門都不擔責,自己拿到房子的希望不大。沒想到趙鋒能扛著這么大的責任替他主持公道。

理清海量證據查幕后真相

北京一中院承擔著70%中央部委作為被告的行政案件,其中,涉及金融管理機構的案件,專業性強、案卷數量多、審理難度大。案卷量多到什么程度呢?趙鋒去年碰上一個案子,證監會對某機構進行了高達50億元的行政處罰,對方不服起訴要求撤銷處罰。原、被告雙方的證據,是用大號手提箱裝的,用面包車拉過來交給法院的。經過法院的整理裝訂,整理出來的案卷卷宗有400多卷。“正好我們有個辦公室暫時沒有啟用,就當成了這些案卷的庫房。案件審理的時候,我作為承辦人,還有合議庭成員都得通過案卷了解案情。案卷打開看著看著,需要找另一卷對照。于是形成了屋子里一地案卷的盛況。”趙鋒說,除了紙質版本的案卷,在這起案件中,雙方還各自提供了電子證據。電子光盤有十幾個,還有一個硬盤,里面存儲有幾百G的電子數據。證監會稱,對這一機構進行處罰,他們進行了數年的調查。案件到了趙鋒手里,根據行政訴訟法,案件審限是6個月。

該機構被處罰,是因為其涉嫌操縱證券賬號違規交易,此案涉及數百個賬號,每個賬號都有數年的交易流水作為證據。需要合議庭查清核實這些證券賬號內的資金是否都是來自于同一家機構,其交易是否也是由同一機構來指揮,最終這些賬號對應的銀行卡內的盈利資金流向是否也是這家機構,如果這三個方面都指向這家機構,那么證監會的處罰就沒有問題。

趙鋒帶著團隊在案卷堆里拿著尺子一筆一筆地對賬。經常深夜還在探討案情。“我們對賬時發現,這些賬號對應的個人有的是與該機構的員工有親屬關系,有的人是該機構下屬企業的員工,有的是中介提供的有償出借的賬戶。有些賬號的開戶人甚至是該機構員工的親戚,還有的是親屬的親屬。有的是中介再找中介開的戶,有的賬號實際開戶人和持有人之間隱藏著四五層的關系。”趙鋒介紹,如果將數以萬計的交易流水全部核對出誰在操縱資金,工作量難以想象,用“海量”來形容都不夸張,是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最后合議庭利用抽查的方式,將這數百賬號各個時期的交易進行了查實。趙鋒為了便于記錄理解,將這些賬號的人物關系畫成了邏輯圖。在此案的裁判文書中,趙鋒用三十多頁來講述賬戶的關聯性。

2018年,趙鋒辦理了近200起行政案件。以上兩案只是他工作的冰山一角。工作十二年以來,趙鋒審理過3000多起行政案件,連續蟬聯北京一中院審判結案狀元,先后妥善審結全國首例涉及中央國家機關的水土保持方案審批案、劉某某訴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新聞采編不良行為記錄決定案,以及于某某訴北大撤銷博士學位決定案等曾經引發社會關注的案件。今年趙鋒還獲得“首都勞動獎章”榮譽稱號。


公安部出實招為派出所減負!【三分鐘法治新聞 ...

驢友違規穿越失聯7天 警方找到時已經吃草2天

強奸25名女學生,趙志勇被執行死刑!

罪犯趙志勇已于4日驗明正身,押赴刑場,執行死刑。

用政法新媒體的春天,帶來政法事業的萬紫千紅!

我們必須為共和國守住中國互聯網的半壁江山!

不說出口的愛!一封女兒寫給警察爸爸的信

云南快乐十分选号技巧